专业化烟花爆竹生产 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

24小时咨询热线:13875153298

行业动态

燃放烟花爆竹要适度

发布时间:2016-11-17 浏览量: 作者: 百度百科 来源: 百度百科
  年关将近,年味渐浓。不由得又想起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燃放烟花爆竹。  
  大家都知道,四大发明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而其中之一就是火药。老祖先的这一重大发明本来主要是供生产和战争使用的,只是过年时偶尔使用一下,“爆竹声中一岁除”。  
  在如今的和谐社会里,生产有了电力,战争不常遇到。但是,火药的硝烟、爆炸的声响却有增无减,那就是烟花爆竹造成的。现如今,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节日喜庆都要燃放烟花炮竹,我理解中国人的这个传统和情结。但是,放鞭炮的思维和方式实在令人烦恼、讨厌甚至害怕。无论是清晨还是夜晚,往往在睡梦中猛被炸醒。有时候走在大街小巷,被路边开业的爆竹炸得胆战心惊。放鞭炮之风盛行,比早,比多,比长……一句话就是比富、比强、比狠的攀比情绪愈演愈烈。  
  愚以为,如此无度地任意地燃放烟花炮竹实在是一种浪费,一种污染,一种摧残,一种愚昧。狼烟四起,噪音冲天,鸡犬不宁……这对于我们生存的环境有百害而无一利。我认为政府要着力在宣传上制度上法律上引导和改变人们燃放烟花炮竹的思维和方式,在尊重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使人们科学有序适度地燃放烟花炮竹。比如,在制造鞭炮烟花的技术上加以改进,以尽可能地减少污染;在燃放鞭炮的数量上要予以限制,以避免浪费。在既能表达心境、营造气氛,又能保护环境、尊重他人的前提下燃放烟花炮竹。而对那些破坏环境扰民害民的行为应当给予道德谴责,乃至法律制裁。  
  行文至此,意犹未尽,特仿古人《陋室铭》撰写《 爆竹铭》一则――光如闪电,声似雷鸣。逢年过节,结婚死人,仗它摆阔,靠它助兴。不分昼和夜,无论晨与昏,猛地一阵响,惊心动魄魂。一年四季里,时常闻――某人眼炸瞎,某处火灾生。既伤身破财,又污染环境。众叹云:“恶习害人!”  
  国人有燃放鞭炮的习俗。两千年了,心理、礼教、宗教、迷信等多种成分掺杂其中,已经纳入“文化”的范畴,是好是坏,不便妄加评议。若留意九江人放鞭炮,不雅的细节还是有的:乔迁放鞭炮,鸣炮时间定在午夜零时,有时还掺杂点焰火、礼炮之类的;过年时,个别人在楼道里燃放鞭炮,震耳欲聋;丧葬鞭炮要放到午夜零时截止……如此一来,弄得整栋楼、整个小区的居民无法安睡,与“文明”确实有点距离。笔者琢磨,要做到文明燃放鞭炮,恐怕先要解开“燃放鞭炮与谁听”这个疙瘩。 笔者以为,从燃放鞭炮者的主观愿望出发,听者有三:一是放给“神灵”听,二是放给自己听,三是放给别人听。  
  燃放鞭炮给神灵听者,意在寄托。特别的日子放串鞭炮,祈求风调雨顺、祈求出入平安、祈求财源滚滚、祈求步步高升……此类鞭炮燃放者,“他信”多于自信。不过要提醒的是,神灵对鞭炮的长短未必有要求,点到即可;神灵对鞭炮的构成未必有要求,间歇“爆炸型”的就免了吧;神灵对鞭炮燃放的地址未必有要求,好找个偏僻的地方,敬神灵积阴德是“中长期计划”,不扰民积“阳德”则立竿见影;自信固然重要,但“他信”毕竟比“茫然”好,只要有分寸,大家会表示接受、理解的。  
  燃放鞭炮给自己听者,意在自慰。、别人都放了,我也放一串,抑或是满足一下“放着玩”的好奇,听听鞭炮声养耳,看看火焰养眼,顺便以炮声为契机,送给亲人、朋友几句祝福、励志的话语。此类鞭炮燃放者大多相对自律,会尽量兼顾他人感受,对燃放鞭炮的时间、地点、方式一般不追求标新立异,若指定燃放时间、地点也能够接受。  
  燃放鞭炮给别人听者,意在张扬。我买了新车,你不知道吧,放串鞭炮算是通知你了;我家的新房子装修得可好啦,你不知道吧,看看这烟花的档次就该猜出八九分了吧;馆子店、专卖店开业了,不放串鞭炮谁知道呢……不能接受的是,个别鞭炮燃放者追求与众不同,喜欢玩些新花样:鞭炮得超长,绕楼摆放;鞭炮声没有起伏不行,得间隔来点“爆炸型”的;光鞭炮不行,晚上谁看得见我,得来点焰火、礼花之类的;既然是放给别人听,那就挑人多的地方放,夜深人静的时候放。  
  第三类鞭炮燃放者,如果张扬到了折腾的份上,必须面临多个层面的“拷问”:一是“道德拷问”,你乐意放,别人未必乐意听,扰民不该;二是“环境拷问”,鞭炮燃放的噪音、排放的二氧化硫、遗弃的垃圾,都是污染环境的“能手”;三是“效果拷问”,不合时宜地燃放鞭炮,影响了他人的正常生活,换来的不一定是祝福而是反感。  
  我们在倡导社会多一些宽容的同时,也希望少一些不必要的折腾,鞭炮燃放亦是如此。多从“听者”的角度考虑考虑,适时、适地、适度地燃放,对个人来说,只是一小步,对社会文明来说,却是一大步。
分享到:
咨询热线
13875153298
在线客服
二维码
扫一扫 有惊喜